多年來,保險創新進展緩慢。香港人對保險科技有所需求,但在改革路上卻困難重重,這次就讓筆者說說箇中原因。

先說法規方面,保險是一個受高度監管的行業。在香港,保險公司受到保監局的規管,經營業務需要龐大的資金投資,要成立一間傳統的人壽保險公司,資金門檻往往高達 10 億港元以上。

透過保監局提供「快速通道」,基於產品以及銷售渠道較為簡單,申請「虛擬」保險牌照的最低資金要求相應調低。以 Bowtie 為例,首輪融資額約 2.3 億港元,與目前虛擬銀行牌照申請的最低資金要求相若。當然,資金達標只是入場券,監管機構仍有多方面的評估準則,以保障消費者的利益。

此外,保單的條款細則以保護消費者為出發點,很多條文及限制不易簡化或改動,令產品創新受到局限。相比之下,產險產品易於經網上銷售,而人壽及醫療保險的網上銷售則需時建立,產品需由淺入深,並先由教育工作着手。

 

除了監管,要集合人才亦是一大難題保監局明文規定保險公司的管理層必須是適當人選 (fit and proper),因保險業務營運牽涉眾多專業,當中包括:精算、風險管理、財務管控、內部審核、合規及索償等,要找到合適的人才去組成團隊並不容易。

即使團隊的資歷達標,企業文化也是另一考驗,如要尋求創新,但全盤套用傳統大公司的文化行事,大部份決定都須經過多重架構及程序,公司就很難走得快。

有見及此,Bowtie 的團隊結構在專業及創新當中取得不錯的平衡。團隊中有一半成員都是業界翹楚或個別領域的專家,主要來自各大寶號,部份擁有 10 至 20 年經驗;另外的一半成員,則是來自不同初創,尤其是在營銷、品牌、設計、科技等方面的人才,必須返璞歸真。

筆者視這個 50/50 的組合為最佳設定,認為穩重之餘,亦能夠破舊立新。

 

說了眾多創新的困難,最現實的就是實際競爭宏觀而言,市場上約 7 成銷售來自 5 大保險公司,保險巨企主導市場,亦令小型的新競爭者難以進場。香港保險市場的競爭已趨白熱化,持牌的代理及經紀約有 10 萬人,對於 700 多萬人來說,人均比例之高,冠絕全球。

傳統保險公司以代理作主要銷售渠道,難以大力發展網上銷售,因兩個渠道存在明顯衝突,故此全數碼化未必是保險巨頭要走的路。人才以外,還有系統的限制。傳統保險公司的系統架構相對封閉,難以與外界接軌,而且較少以用家的體驗為優先考慮。

筆者清楚,Bowtie 要做的並不是要跟巨頭正面競爭,而是要開拓被忽略的客戶群,在市場中的縫隙中尋找商機,以科技追求用戶體驗上的突破。

萬事起頭難。隨着制度的開放,資金的投入,行業將會出現史無前例的改變。

 

顏耀輝(Fred)

一個打煲呔的精算師。香港首間虛擬保險公司 Bowtie 的創辦人及聯合 CEO。曾於芝加哥,多倫多,倫敦從事顧問工作。喜歡結交志同道合的創業家。

FacebookWhatsAppWeChat